《家》与“枷”的启示

——感怀舞剧《家》
天山论剑 2017-08-08 10:57:34来源:天山网作者来稿
进入论坛
分享到

  由巴金激流三部曲《家》改编的舞剧《家》的二十世纪20、30年代是中国传统社会变革最剧烈、最动荡的历史时期。也是千百万个年轻人冲破封建礼教枷锁,追求自由的生动写照。

  整部舞剧抛开序和尾声,共分四幕,分别是大少爷觉新的包办婚礼、丫鬟鸣凤的被逼出嫁、大家长高老爷的葬礼、少奶奶瑞珏的死亡。剧情充分提炼了原著的情节,选取了最富有个性的人物进行塑造、最能表达主题的段落进行描绘。与原著不同的是,舞剧《家》由两场婚礼和两场葬礼贯穿全剧,展现了高家最为鲜活的四个横截面,一次次强化了青春美丽生命被封建制度摧残的主题,为了家族责任而委曲求全一生的觉新,受新思想影响的进步青年觉慧,俊俏而又倔强的丫鬟鸣凤,温润如玉的太太瑞珏……每个人物都被演绎得出神入化,也一步步将三少爷觉慧推上了逃离封建桎梏,追寻自由的道路。全剧厚重的舞美设计给这部剧定下了基调,音乐融入川剧的元素,让作品富有了四川本土戏曲的色彩,剧中,无论是婚丧嫁娶的习俗还是服装饰物,观众都可以从中窥探到那个年代属于老成都的风貌。

  家和“枷”始终是困扰着高家的命运主题,家中的每个人都在无形中受着家的桎梏和束缚,就是在这种追求自由的抗争中演绎出了爱与恨的悲剧。这种悲剧是具有现代意义的,无论在什么时代,人们生活总是受着种种无形的枷的束缚,人类追求自由的天性引领着人们不断抗争,直至冲破枷锁的那一天。在剧中我们仿佛看到随着大色块舞美的切换,人物命运的改变,庄重威严的大门,深宅大院的冷色调,像牢笼一样罩在每个人的头上,压得喘不过气来,而门更像是给囚犯出入的牢门,而所有外面社会的变化仅仅只能从这个具有象征意味的牢门外管窥一二。高太老爷的葬礼,被抛弃郊野的瑞玉,高大的太师椅,即便是登堂拜亲大大的喜字也是冷色调的暗红,这些冷色调的舞美一起共同构成了封建家长制权威的象征,它或它们的每一次出现都能让人感受到那种压抑和不自由,很好地营造出那个时代的家庭氛围和社会风貌。

  九只太师椅代表着高家的权威,他们掌控着高家的一切,剧中觉新、觉慧、瑞玉、鸣凤、梅芬自始至终与太师椅不断地纠缠,象征着跟封建礼教的抗争、妥协、无奈。剧中角色通过肢体语言、舞台氛围和表情来无声讲述高家的故事,演员的舞姿紧紧贴合扣人心悬的情节设置,矛盾冲突完全通过肢体语言展现。

  觉新的舞蹈语汇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文弱书生的形象,任由家族长辈的摆布,自始至终被太师椅的势力禁锢着,很好地刻画了一个深受封建礼教毒害的典型人物。他虽接受过五四新思潮的激荡,但又处在这样一种特殊的位置,深受封建伦理纲常特别是“孝”道的熏染,他委曲求全的怯懦顺从性格。在自己的婚姻、愿望上,总给人一种无奈的感觉。他喜欢远房表妹梅,但又无法违抗老太爷的旨意,来放弃自己的妻子瑞珏,他只有把痛苦留给自己;舞台上很好地体现了觉新与瑞珏的双人舞日常生活片段,与梅之间的三人情感浓烈纠结。他既同情支持弟弟觉慧的反封建斗争,但又无法放手掉高家的事业,他只能选择“作揖主义”哲学。祖父死后,陈姨太以“血光之灾”为由,不许瑞钰在家生孩子,叫觉新送她到城外去。这事对觉新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但他还是接受了,结果封建迷信吞噬了她的生命。而在这之前,他的梅表妹也因为他,郁郁寡欢而死。然而对于这一切悲剧的发生,他无力反抗,甘愿继续痛苦地过着“旧式”的生活,高觉新在这个中国社会新旧交替和转型时期很有代表性,是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瑞珏作为觉新的妻子,舞台形象显得善良、厚道、柔情,作为高家的长孙媳,她只能在这个家中和觉新一起维护着封建礼教的权威,但最后却被封建礼教无情地抛弃。而梅芬作为高家的亲戚,在对觉新的爱情上失利后,就变得沉沦乏志,没有了反抗精神,温顺驯良地吞咽着旧礼教的无情恶果。鸣凤的舞台形象很丰富,她的肢体语言一颦一笑之间把一个丫鬟的角色演绎的惟妙惟肖,既有丫鬟的听命顺从,又性情刚烈,心灵纯洁,她对对觉慧的爱意下她并没有因主仆差异而感到不可能,最后,她为了这段感情,以死向封建礼教发出了强烈的抗议。而觉慧这个血气方刚大胆幼稚的叛逆者的人物形象。他积极参加了学生联合会组织的的反帝反封建活动,猛烈抨击封建家庭。在婚姻问题上,他敢于冲破封建等级观念,毅然和丫头鸣凤相爱。对于长辈们装神弄鬼等迷信行为,他也敢于大胆反抗。家中,老太爷是至高无上的,惟有他会在老太爷面前因感到不满而冲撞他,也正是这次他被禁闭了很长一段时间,从而坚定了他走出这个家的信念。与觉民相比他敢爱敢恨,毫不掩饰。最后,他勇敢地走出了高家,走出高家这个满是封建礼教的世界。这时舞台上的大门象征着家庭的枷锁缓缓拉开,压抑了整场的舞台也瞬间变得豁然开朗,觉新依依惜别觉慧,江边拉纤的船夫预示着觉慧要远走他乡,过一个崭新的生活。

  舞剧《家》深刻揭示了那个时代封建礼教,封建家庭的状况和挣脱封建思想的巨大阻力,更多地体现了我们传统文化中糟粕的思想对人们的迫害和压制,展现了封建家庭内部的罪恶、倾轧和迫害,热情讴歌青年一代在五四新思潮下的觉醒和对封建势力的不妥协的斗争,它对现代人的观念仍然具有积极批判意义,如今我们对中华传统文化在继承的基础上也要辩证取舍,推陈出新,摒弃消极因素,继承积极思想,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实现创造性的转化和创新性的发展,传承好中华文化。

  作者:王俊(新疆艺术剧院艺术创作部编剧,文艺评论家)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邢珊]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