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纳印巴加入上合组织的五大战略意义

放眼世界 2015-07-14 16:46:35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刚刚结束的上合组织乌法峰会正式启动印度、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的程序。由此,长期来关于上合组织扩容的设想成为现实;上合组织内部建设基本完成。需要说明的是,上合组织组还是一个非传统安全和经济合作的多边机构,扩容一直是自身和地区局势发展所需要的。扩容首先考虑印巴两个南亚大国,确实是慎重考虑的最佳选择。笔者认为,印巴加入上合组织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体现了其战略意义。

    第一,实现功能和覆盖范围的外溢,为上合组织增加了新的发展动力。上合组织成立五周年时,笔者曾撰文指出,上合组织最大的危险是陷入发展乏力的问题。一方面,经过了数年之后之后,上合组织的两大功能或者说两大轮子——安全合作和经济合作出现了困境。尽管反恐军演、反恐信息交换等都合作顺利,但打击三股势力的安全合作出现了力不从心的情形。另一方面,2001年9月上合组织就正式提出以贸易便利化、投资便利化为目标的区域经济合作。2003年正式启动,但迄今为止多边经济合作项目并不太多,双边合作项目虽然有,但合作的情形也不太理想。因此,社会普遍担心上合组织“独联体化”,即只是见面会晤和发表一些空头文件。因此,笔者提出 通过机制扩容、功能外溢等来促进上合组织的发展,增加其发展动力。上合组织建立后的十多年来,它的功能不断在外溢,从原来的两大领域的合作到如今已经发展到金融、教育、交通、能源、文化等各个方面的深度合作。因此, 在功能上,上合组织已经通过外溢而获得了发展的新动力。在成员国的问题上,如今正式接纳印度、巴基斯坦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也为上合组织增加新的发展动力。这是因为,上合组织是一个平等合作和对话的平台,印巴两国加入之后,肯定又会增加新的合作议题和对话的话题。这些议题和话题将会转化为上合组织合作的新的领域,从而又使上合组织的功能实现新的外溢。更重要的使,印巴是南亚两个最重要的国家,两国的加入,意味着上合组织不仅在功能上有新的外溢,而且在其正式覆盖的范围上也实现了外溢。因此,上合组织将因印巴两国的加上有而获得新的发展动力。

    第二,为协调印巴关系提供平台,有利于促进彼此间的合作。众所周知,印巴两国长期来龃龉不断,兵戎相见的情形也时有发生。双方在克什米尔地区的军事对抗和直接冲突,成为南亚地区不稳定的重要根源。实际上印巴双方人民都希望能够有一个和平稳定安宁的环境。双方虽然没有提出第三方介入,但也暗含着通过来自外界的特殊管道来协调双方的关系。而 上合组织恰恰就能够为印巴提供协调双边关系的平台和管道。去年笔者曾撰文提出了一个重要概念,即“外交平台”,认为 上合组织就是一种最成功的外交平台。这个外交平台的特点是:(1)它是合作的平台:上合组织从成立以来,完全是谋求合作,从最开始的安全合作和经济合作两个轮子,到现在的能源、交通、金融、教育与人文等,已经发展到全面合作的新阶段 。(2)它是对话的平台:每年一次固定的元首会晤、政府首脑会晤,以及专业职能领域的会晤,目的是为了进行对话与交流。而且,这种对话与交流,从来都是讨论各方正面的话题,也就是正能量的交流;从来不谈各方存在的分歧,没有负能量的交流。即便成员国之间在某些领域内存在着矛盾与分歧,但从来没有把矛盾与分歧放在这个平台上来讨论 。(3)它是平等的平台:《上合组织宪章》就明确了成员国一律平等,而且强调成员国一致的原则。尽管在该平台上,有中俄两个大国,其他成员国都是小国,但在平台上,中俄都没有要求大国主导权。虽然中俄两个大国为该平台的创建在物质、人员、资金上贡献比较多,但两国也没有要求拥有任何特权 。(4)它是开放、不结盟的平台:《上合组织宪章》也规定,上合组织不针对第三方。这体现了不结盟的原则。上合组织不针对第三方,不断加强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合作。近年来,上合组织的元首峰会邀请不少域外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代表与会,有的拥有了观察员身份,有的成了对话伙伴对象。所以,这个平台始终是开放的 。(5)它是由诸多不同层次的平台构成的,而且还会不断增加其他的平台来构筑更大的平台。上合组织首先是由“上海五国”对话机制发展起来的,而该对话机制主要是军事互信机制。在此基础上发展成为上合组织平台;随后又先后成立了秘书处和地区反恐机构。这是上合组织平台内最早的二级平台。随后,在多次联合军演的基础上逐渐机制化,从一定意义上来说, 联合军演机制也已经成为上合组织平台中的二级平台。后来,又有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上合组织大学平台,上合组织金融平台,以及上合组织司法培训基地,也将会是上合组织平台中的又一平台。 将来上合组织平台的发展方向将无疑成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更大平台。即以上合组织成员国、观察员国等覆盖的领域,通过加强经济、安全、能源、交通、信息、人文等的全面、广泛、深入的合作,构筑欧亚大陆跨国家、跨地域的合作。 (6)这个平台以“上海精神”为价值理念,坚持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这种价值理念不仅是上合组织平台的意识形态,而且实际上已经成为构建新型国家间关系的重要理念。近些年来,印巴双方都提出加入上合组织的请求,这无疑是对上合组织这个对话与合作平台的肯定。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印度与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能够促进两国彼此间的合作;促进在合作的基础上改善印巴双边关系并带来互利;上合组织将为印巴两国提供合作的平台,促使两国在达成上合组织目标的同时加深互信。印度总理莫迪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时也表示,印度加入上合组织将有助于其巩固与地区各国的联系,当然也包括巴基斯坦。印巴两个南亚大国能够消除隔阂走向和睦共处,这当然不只是上合组织的期望,也是世界人民的期望。

    第三,促进中国与周边国家的战略合作。众所周知,巴基斯坦与中国保持着传统的友好关系,习近平主席前不久访问巴基斯坦,更是把中巴关系提升为全天候战略伙伴关系。同时,巴基斯坦是中国推进“一带一路”战略设想的重要国家之一;而且,在推进“一带一路”的过程中,中国还要打造中巴经济走廊。这表明巴基斯坦在中国的战略设想中的地位非常高。中国深受恐怖主义之害,巴基斯坦也是一样,两国不仅要合作打击恐怖主义,而且还要合作根治恐怖主义。而恐怖主义的经济根源就是贫困。 打造中巴经济走廊,既是中巴两国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是根治恐怖主义的需要。但是,在中巴关系中始终存在着印度的因素。中国始终把周边外交视为中国外交的重要一环,因而, 中国不只是需要一个良好的中巴关系,也需要一个良好的中印关系。无论是印度还是巴基斯坦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 中国的睦邻外交不是有选择的,而是希望跟所有邻国建立睦邻友好关系。如今,印巴同时加入上合组织并且通过上合组织能够弥合双方的隔阂,建立对话与合作的正常管道,那么, 中国、巴基斯坦、印度同样也可以在上合组织内部以及三方内部之间达成战略合作。

    第四,有利于中国吸引沿线国家,共同推进“一带一路”战略。中国推进“一带一路”战略设想,并不能独自行事,必须要靠沿线国家共同参与。在这个过程中, 中国需要寻找重要的“战略利益契合国”。“战略利益契合国”相互之间是有利益契合的,是相互依存的,这个概念体现了中国外交上提出的责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的思想。那么,什么样的国家可以成为中国推进“一带一路”战略设想的战略利益契合国呢?至少要满足这些条件:(1)面积上、人口上的规模大国;(2)有地区影响力;(3)政局、社会相对稳定;(4)经济上有一定的发展潜力;(5)是中国的邻近国家;(6)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用这些标准来衡量,我们会发现 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印度、印度尼西亚五个国家可以作为中国推进“一带一路”战略设想的战略利益契合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是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重要国家,印度尼西亚是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关键性国家,印度、巴基斯坦两国是兼具“一带一路”战略利益的国家。当然,这些国家对“一带一路”既有机遇也有风险,但总的来说机遇更多。这五个国家有四个国家在上合组织内部,这样比较容易协调。印度尼西亚是东盟最大的国家,中国—东盟合作机制中可以为中国与印度尼西亚的协调发挥重要作用。另外 ,“一带一路”战略设想的推进,并非是整体性推进的,而是有秩序、有先后推进的。这样,我们就要寻找到“一带一路”的核心区域,从现实来考虑,显然“一带一路”的核心区域主要有两块,一是上合组织所覆盖的区域,二是东盟地区。两个核心区域分别代表着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区域。

    最后,激发上合组织治理潜力,推进“一带一路”战略落地,为重塑欧亚地区秩序发挥积极的作用。冷战结束以来,欧亚大陆的秩序仍然呈现出碎片化的趋势,不仅体现在欧亚结合部地带,而且也体现在南亚大陆上。印巴通过上合组织最终弥合分歧,作为重塑欧亚大陆秩序的重要政治力量,同时由于印巴都是推进“一带一路”的关键性力量,特别是“一带一路”又是以经济发展为目标的,那么印巴也就同时成为“一带一路”用经济手段重塑欧亚秩序的重要推手。

     作者: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胡键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贺臻]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