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被张震郭富城滚草地滚泄气了

大家茶座 2015-07-06 13:01:13来源:深圳晚报作者:黄啸
进入论坛
分享到

    《道士下山》这个片子,要从原著作者说起。徐皓峰是北电的老师,一介书生,用他自己的话说,苦哈哈的文学青年。学生把他在课堂上随口冒出来的金句记录下来放到网上。跟这部奇情美欲武林归去的小说首次结缘的片子是《一代宗师》。

    王家卫去山西天津这些形意拳根据地寻根走访的时候,发现当地习武拜师,师傅会送给徒弟《逝去的武林》这本书作为回礼,很好奇作者徐皓峰是谁,就到北京拜访,相谈甚欢。于是徐皓峰就成了电影的武术顾问,后来涉及中华武术会,徐皓峰又进入了《一代宗师》联合编剧团队。做联合编剧的时候他先写了一个整稿,被打散之后再写。徐皓峰打了个比方,这次合作的方式,王家卫很像一个牌桌上的庄家,他把一幅扑克牌打乱了,洗牌,洗了好几次。然后再跟他打牌。等于王家卫组了一个牌局,众编剧都是去赌的人。这个说法相当高深莫测武林气息,得多艺高胆大人才能上王家卫的编剧牌桌,最后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啊。

    经过王家卫的赌局式编剧和拍摄,可想而知最后《一代宗师》离原著有多远就有多远的现实。其实呢,用徐皓峰的话,《道士下山》讲的是人生可逃的故事,徐皓峰在博客上写到“至今才知自己写的是逃亡。写人物命运,写出了各种逃亡方式,写人情世故,写追捕者不同的收手方式。作者常对自己的作品敬畏,因为写作不是逻辑思维,即便设计感十足地写完,也总会有许多拖泥带水的东西。这些意外往往是作品的主旨,那是写作时直觉感受到的,而理性还没认识到。作品总比作家深遂,写出了意外才叫写作。”

    既然王家卫把故事拆散了掰开了揉碎了重造了,陈凯歌把故事拿来再拍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事。相对陈凯歌作品之前力求“高冷”品相,《道士下山》算自诩接地气之作,当然都喜剧了,陈凯歌还是心怀全人类,他说何安下的问题也是全人类的问题,里面有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遇到的状况。其实从《黄土地》《孩子王》《大阅兵》《霸王别姬》这个高高的山岗上望去,经《无极》式荒诞滑坠,和《梅兰芳》《赵氏孤儿》这些一提就伤和气的片子,从《搜索》开始,陈凯歌接地气的努力还是有目共睹。

    《道士下山》讲述的是一位叫何安下的小道士,因为闹粮荒离开道观下山,不谙世事的他一脚踏进万丈红尘,纠结的、缤纷的、混乱的世界,尝人间烟火,生七情六欲,破江湖平静,他何以自处?

    《道士下山》落点万丈红尘,陈凯歌说,万丈红尘就是雾霾,就是一个人看不清楚,前途是什么?人是怎么回事?他给自己的电影写情书说,我想拍一部关于人的、回肠荡气的电影,让人觉得人活一世要活得体面才值得,就像蝉把壳皮蜕在尘埃里,飞走了去看天地的大。

    徐皓峰说非常好奇陈凯歌会把片子拍成什么样,我们都好奇,陈凯歌的下山之作真容。

    真容就是在张震演的查老板出场之前四分之三都堪称好片,真有武林吐气如剑,拈花摘叶,十步杀人,百步分剑的气息。从李雪健送王宝强出了山门,就步步有戏,除了药房版武大郎范伟没武功,之后接踵而来的个个是不择手段真豪杰初衷不改真英雄,阵容不是虚高,武打戏相当讲究,有《卧虎藏龙》平步青云风起烛不灭的气息,故事推进也不让人分心,中国导演讲故事的软肋,眼看有解,徐皓峰的小说底子应该不错。包括不离不弃不嗔不恨的郭富城,也演出了无言独上西楼,大隐隐于市身上有伤心中有血的一代忠厚大侠背影。

    直到张震出现,从一句“你知道我是他什么人吗”开始,一切急转直下,枪林弹雨之下战场上,彩虹满天,音乐辉煌,情难自禁,紧紧拥抱,翻滚吧草地。战争结束,两人浪迹山中,一个如花像太阳日练,一个如动物逐月月练,炼成传说中的猿击术,听得到草长和花开的声音,改变了速度就改变了质量。如同主题歌中的深意“你来过我记得便是永远,你转身我经过便是人间”

    练成下山,此去经年就此别过。张震说,一定要下山吗,郭富城说,我希望你结婚娶个妻子……张震说,那你呢,郭富城说我会找个干净的地方,会一直等你。郭富城临死见不到张震不能闭眼。张震听说郭富城遇害,不惜得罪军阀加道上黑帮,《道士下山》瞬间变成《一步之遥》的场子,子弹代替了功夫。

    不是不可以讲同性情义,彩虹之恋,不要为讲而讲好吗?还有坏人猖獗是因为好人沉默,不让世上恩怨继续,生死轮回不过花开花落。这些说教扑面而来。词儿都是好词儿,堆砌在一起,戏一下子变得涣散,笑场一触即发,难怪陈凯歌做宣传的时候隐隐提到喜剧呢。

    陈凯歌拍《黄土地》时代的一个合作伙伴说过,陈凯歌最大的问题是脑子够不清楚。冯小刚说过“像陈凯歌这样的导演,就应该好好呆在象牙塔里,思考人类、民族性的精神问题”,感觉陈凯歌的确想的太多,脑子里乱。

    一个好好的《道士下山》弩到四分之三,突然开始恍惚,包括所有江湖厮杀的根源猿击术,也荒诞得紧,像动漫里的武打应用,日月精华任取,随心所欲。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贺臻]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