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川剧的“保护”与“创新”

大家茶座 2015-06-04 17:30:06来源:华龙网作者:丁华乾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川剧日渐式微,似已成定局。

但有一些老戏人不服这口气,仍在坚守。如潼南戏曲协会,不仅保持了传统剧目的演出,而且还与县检察院联手战略合作,创作并首演了《情怀》,以“川剧反腐”,不啻为一大创造。潼南的做法,上了中央和本市媒体。这表明:群众文化抓与不抓大不一样。潼南县委、县政府把川剧传承和创新,作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不仅把它列入文化建设规划,而且把方向、提要求,舍得投入、鼓励创新,这在全市乃至于全国都是典型,值得总结、值得推广!

同时,巴渝文化研究院副理事长饶楚方新近又创作了《桃花盛开的地方》。《情怀》一剧,我看了首演,近日又看了改稿。改稿比初稿,又进了一步,情感味浓了些,增加了一个人物,有了一定的矛盾冲突。《桃花盛开的地方》,以新农村建设为题材,反映了近年新农村建设中的新人新事新思想新风貌。值得关注,也可试排。惟一意见:矛盾冲突弱了一些,要折射新农村建设中的基本矛盾(如干群矛盾)、百姓情绪(如民心所忧所盼)。

总体来看,这些探索是可喜的,也有一定效果,值得鼓励。

然而,笔者凭心而论,对这样的探索,不抱大的希望,或直白地说,这样的探索其效果是有限的,不能寄予太高期望值。这是因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川剧走到今天,面临这样的窘境,是有深刻原因的:

其一,今天人们的生存方式发生了巨变。中国几千年的农耕文明,造就了与之相适应的戏曲文化及其消费方式。昔日,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周而复始、不免单调、乏味。人们的空闲时相对较多,稍闲下来,看看戏,听听书,就是一种享受。时下,人们的生存方式与过去大有不同,社会劳动分工众多,人们的奢求太多、梦想不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大家行色匆匆,负荷沉重,早出晚归,紧张繁忙。“低头族“比比皆是,“五加二、白加黑”者众,谁有闲时闲心来看戏剧?川剧被今天的人们日渐淡忘、遗忘。

其二,今天人们的文化消费方式发生了巨变。流传民间几千年的戏曲,因其节奏慢、情节散、唱腔缓等原因,出现“两老”(观众老、剧目老)现象,由“大众艺术”变为“小众艺术”,电影、电视、卡通、动漫、舞蹈、音乐、网聊、网读因其更具互动性、动感性、直观性,而成为当今文化消费的主要形式。

这就产生了戏曲文化的保护与创新命题。于是乎,创新就成了戏曲文化逃避宿命、再造辉煌的惟一主张。笔者毫不反对创新,但依循什么原则创新,创到什么形态,达到什么目的?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好。

据笔者观察:不少地方和艺术团体,在创新中误入了歧途,或者是邯禅学步、东施效颦,甚至是走火入魔。有的把川剧的“唱念做打”丢了,变成了说四川话的歌剧;有的把川剧的服装、道具、脸谱、绝技闲了,变成了西装革履、手机电脑、豪车洋房、飞机大炮,土不土洋不洋、新不新旧不旧;有的异想天开,企图把川剧人物设计为奥特曼、喜羊羊、懒羊羊、光头强、熊大、熊二、花园宝宝、大头儿子、小头爸爸 ……这些做法想法确实发挥了天才的想象力,但我觉得这离川剧改革越来越远了,反而离荒诞剧、喜剧、闹剧近了。说严重一点,这不是改革,而是糟蹋,不是创新,而是“插烂污”。

笔者想说的是:川剧改革必须处理好创新与坚守的关系。创新不是“舍本逐末”,也不是“另起炉灶”,更不是“脱胎换骨”,真正意义、最好的创新是坚守“原生态的川剧。”所谓“原生态的川剧”,其实就是经过岁月的洗炼淘汰、艺术家千锤百炼而形成、流传下的川剧。川剧剧目繁多,早有“唐三千,宋八百,数不完的三列国”之说。其中要以高腔表演的遗产最为丰富、艺术特色最显著。如《柳荫记》、《绣襦记》、《玉簪记》、《彩楼记》、《琵琶记》、《红梅记》、《荷珠配》、《战洪州》、《杀惜》、《三英战吕布》、《马嵬坡》、《新辕门》、《北邙山》、《借赵云》、《三堂会审》、《打虎收孝》、《霸王别姬》、《传琴斩考》等剧目。这些剧目,伴随了蜀人、巴人几百年,反映了蜀人、巴人的传统意识形态,特别是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是一定历史阶段社会生活、风土人情的缩影。经过历代川剧艺术家的打磨,以及一代代蜀人、巴人的鉴赏、评说、修改,这些老剧名剧日臻完美,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当然,由于历史、政治的原因,用今天审美标准来评判,它们的确是良莠不齐、精华与糟粕并存。但是否非要把这些剧目彻底否定、打入冷宫,或者说统统用现代理念、现代道具、现代手法将其改造?我看未必。不仅不能这样,反而要保护。好比一件精美的珠宝,早经匠人雕琢、修饰,并被皇家珍藏,或名人把玩,是不是现代人也要拿来按自己的意图来“重塑”?我以为,万万不可。那只能将经典剧目改得遍体鳞伤、血迹斑斑,甚至折腾死么台。尽管某的改编川剧曾轰动一时,被誉为“穿越剧”,是妙手回春,开创了川剧改革的先河。但为什么更多的“穿越剧”没有出来?为什么川剧仍未出现回春现象。事实表明:个别现象不能揭示整体规律,偶然成功不代表永远成功。川剧改革必须遵循戏曲创作、演出规律,以及文化市场规律。总起来说,川剧在这个浮躁的世道不能浮躁,在这个诡诘的市场中不能多变,洁身自好、保持定力,“出污泥而不染”才是关键。“以不变应万变”,本质上也是一种“创新”,这也是川剧应遵循的原则之一。

那么,怎样才是对待优秀传统川剧剧目的正确态度呢?

像保护“大熊猫”一样保护优秀传统川剧剧目。越是原生态越珍贵。例如秀山的花灯,铜染的玩龙灯,黔江的土家摆手舞,石柱的罗儿调,梁平的梁山戏,巴南的木洞山歌,渝中区的清音,沙坪坝的评书,潼南的川剧。文化也有个保护原生态的问题。现代人不要随意破坏它们,反而要细心呵护、百般保护。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当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大汇流、大交融时,中国文化很难独善其身、一尘不染。此时,如能保持优秀传统川剧的本质、风格、形式,这就显得非常难能可贵!

在特定时间、地点展演、巡演。今天,希图川剧象坝坝舞一样遍地开花是做“回头梦”,希望川剧像明星走穴一样万众争睹是做“白日梦”,期盼川剧感天动地、催人味下,那只是老戏迷的“美梦”。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一切真正的高雅艺术都遭到了“逆淘汰”,今天有好多人在看雨果、托尔思泰、高尔基、莫百桑、鲁迅的作品?大多数年轻人读的是快餐作品,写的是网言网语,唱的是流行歌曲,跳的是霹雳舞、钢管舞、太空舞、街舞。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权力选择爱好。作为川剧戏迷,要耐得住寂寞,镇得住浮躁,抵得住诱惑,矢志不渝爱川剧,爱得有情有义,品得有滋有味,演得像模像样。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只搞自误自乐,不再抗争,也要寻找机会,表现自己,扩大地盘。所以,笔者提出:必须坚守!要选择名城古镇、商会会馆、老戏台、茶楼,坚持展演优秀传统川剧剧目(折子戏),才能吸引游人观赏,增添古风古韵,浓郁文化氛围。要安排到重点旅游文化景区演出。这些地方,往往外地人、外国人喜欢来,寻文化之根,赏异域文化。我想,在磁器口、双江、龙兴这样的古镇名镇演川剧,如果门可罗雀,没人观赏,那才是悲剧!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川剧每次在双江演出时,观众络绎不绝、人头攒动、欢声笑语,就作出了满意回答。当然,有条件的情况下,也可在文化会议、学术论坛期间安排演出。还可在美国、英国、法国、台湾、香港、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和地区的华人社会巡演。更提倡送戏下乡,直接到院坝、戏台演出,让老百姓乐一把。

要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创新不是对传统的全面排斥,而是在原来基础上的攀援。新编川剧要保持川剧的原汁原味,尽管历史时期、背景、剧情、人物、脸谱、唱词、服装、道具可以变,可以体现时代性,但唱念做打、绝技绝活、韵律味道不能变。

要加大川剧创演、宣传的力度。电视、网站要开设川剧频道和专页,报纸要开设专栏、专版,播放经典节目和新创剧目。川剧要从娃娃和学生抓起,让川剧爱好者传宗接代。有条件的地方,要成立大中小学学生川剧团,学练川剧,演出川剧。市、区、县、街道、乡镇要像潼南县那样,把传承川剧等民间文化艺术,作为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繁荣群众文化的一项重要任务,经常开展调研、加强指导,成立群众文化院团,开展创作、排练和演出,推进传统文化进基层。“吃皇粮”的川剧院团,不能高高在上,不接地气,关起门来练功,把作品搞成只有少数人欣赏的精品文艺,群众却无眼缘,叫好不叫座。专业院团要眼睛向下、重心下移、节目巡演、政府买单,让群众看了安逸,让坏人看了心虚。

总之,对待川剧这一历史文化遗产,必须按照《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要求,认真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工作方针,妥善处理好保护与创新的关系,切实做好保护、管理和合理利用工作。如是,川剧方能得到保护,川剧文化方能得以传承!(此文系作者在2015年4月25日中国潼南第二届川渝川剧论坛上的发言摘要)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贺臻]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