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盲井》的警示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8月11日 11:53:22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十几年前,当我读完刘庆邦的中篇小说《神木》(后被改编成电影《盲井》),就被小说揭示的血淋淋的扭曲的人性震撼得难以平静。不期这种震撼的感觉,近来又一次得以重现。不过这一次不是小说不是电影,而是现实,是活生生出现在生活之中的真实。

    据媒体报道,8月7日上午,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伟兰等21名被告人故意杀人、诈骗一案作出一审宣判,张伟兰等五被告人被判处死刑,其余被告人分获不同刑罚。所以这样判决,是基于被告人张伟兰、赵俊等人,利用多年在矿山做工,对矿业的生产、管理及运行规则较为熟悉,而为了来钱快,他们无视国法,分别结伙,以打工为名,先后将4名同乡骗至河北武安、涉县一带铁矿,利用在井下干活之机,将被害人杀死,伪造矿难事故假象,然后冒充死者亲属,诈骗矿主巨额钱财的事实。(8月8日《兰州晨报》)

    这种谋财害命的方式,兼具了邪恶、暴戾、阴毒、冷酷、残忍、凶狠等多种元素,是此类犯罪极端典型的例子。因而合议庭认为其“作案动机卑劣,犯罪手段极其残忍,情节和后果均特别严重;诈骗犯罪数额180余万元,属数额特别巨大,该犯罪团伙社会危害性极大,均应予从严惩处”,就是十分恰当的认定。

    与小说的情节巧合的是,现实中张伟兰等先后将4名同乡锤杀井下,小说中也有4次谋杀,只不过最后一次,其中一个人性复苏,强与同伙同归于尽,而给他们的“点子”(行话,指适合动手的猎物),留下了生还的希望。但21人的庞大团伙,似乎没听说谁良心发现,赶紧在野蛮路上紧急刹车。结果将为首5人,送到了断头台上。至死,都没有看到一点人性,全部被兽性彻底湮灭。

    弗洛伊德认为,人都有本我、自我、超我三个层面。“本我”具有动物的本能,在日常生活中极少展示;“自我”是感性与理性的交织,是以面示人的我;“超我”则上升到道德的层面,完成了精神的飞跃。人的犯罪,恐怕是本我战胜自我的结果。问题是,怎么让人的天使的一面赶走魔鬼的一面,即便达不到超我的境界,也不要去犯兽性的罪行,这是21人犯罪团伙留下的最大的问题。

    我们已经看到,贫困、焦虑、攫利、法盲、失衡、侥幸、贪婪、私欲……都是犯罪的诱因,其中贪婪更具有直接的作用。马克思说,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同时不要忽视,铁矿管理存在漏洞,即入职不严,出了事分不清谁是谁的亲人,以及急于赔偿息事宁人以期掩盖事故真相的动机,的确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漏洞。没有这个漏洞,张伟兰一伙的诈骗就难得逞,这和小说不谋而合。文学就是人学,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我不知道刘庆邦当年创作《神木》时是否有生活的原型,但现实为小说作了佐证,实在是一件可叹的事情。为了不再上演类似的悲剧,能不能对铁矿、煤矿的管理,来一次认真地诊断、来一次认真地补漏呢?

    作者:雷钟哲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天山网作者来稿 责编: 贺臻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