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边上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2年10月12日 09:37:41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10月11日,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颁布,中国作家莫言入选。

对于一个真正的作家来说,获奖与否,是根本放不到心上的。如果为了获奖而写作,那这样的作家和作品就必定是速朽的,更与经典无缘。

早年,电影《红高粱》红遍大江南北,国门外也是一路好评。《红高粱》的原著就是莫言。莫言也算是自此一举成名。但也就是仅此而已。这些年,文学大有日渐式微的成色,诗歌也好,小说也罢,就那么半死不活地存在着。笔者也有多年不读小说和诗歌。不过,当年在学校教书那会儿,《诗刊》、《人民文学》等杂志我是常年订阅。

自然,对于莫言的作品,几乎没读多少,读过他的《透明的胡萝卜》,但也没啥印象了。所以,当获知他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时,心里也就仅存喜悦之情,难以评判他作品的风格和高低。自己的微博差不多也是第一时间转发了那些喜悦的文字。

不用说,莫言的获奖意义重大。他的作品就在中国公开发行,读者基本以中国人为主,在中国出版并不自由的情况下,他的作品得到了中国的承认,这意味着,中国文学是自由的,是普世的,也是原汁原味的。回想10年前,高行健荣获该奖时,当时该奖传递的信息就是政治第一,中国作家不能获奖,主要原因是政治因素、意识形态不被人家认可。而今,莫言获奖,证明诺贝尔文学奖不是那么回事,人家的客观公正才是其真正内涵。

之前,也知道,中国作家不能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翻译问题。因为翻译水平不够一流,中国作品难以在西方风行,自然也难以进入各评委的法眼。要说真不难理解,比如咱们的唐诗宋词元曲,无论你怎样翻译,也只能是意译,距离原文的味道和精神总是相差很远。文学是最具民族性的“科目”,丧失民族性,就会行尸走肉。而这种“民族性”,通过翻译,是难于沟通无国界的。同样的道理,我们阅读到的国外文学名著,也仅仅是张三李四的个中“意译”,有些译者的中文水平实在不怎么地,我曾试读过若干译文,都是因为翻译的语言文字太没吸引力,而读不了几页作罢。

据说,诺贝尔奖的保密性极强,所有获奖者都是突然得到获奖通知。这一次,莫言获奖似乎提前跑了风,比如中央电视台就提前来到瑞典,比如莫言与村上春树的比拼。看来,世界上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好在诺贝尔文学奖的权威性不会被质疑,它的所有获奖者都是“有意插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获奖也好,不获奖也罢,日子永远在慢慢流淌,有快乐,也有忧伤,都很自我地活着。

中国作家莫言拿到诺贝尔文学奖,对于中国文学来说,实在太迟了。我们的鲁迅、巴金、沈从文、王蒙等,都是文学创作的集大成者,影响的人群在世界的占比,鲜有人比。今天,终于圆梦,这意味着,中国文学在世界的书店和图书馆里,将有更多的读者来光顾,中国文化也将会更广阔地得到传播,并感染全世界。

作者:朱永杰

稿源: 天山网作者来稿 责编: 王树勤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