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时代为何不需要伟大诗人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2年06月21日 10:15:39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伟大时代为何不需要伟大诗人

——写在端午节兼怀屈原

有民俗专家认为:“端午节是独具中国特色的一个节日,迄今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节日像我们的端午节一样,为纪念一位诗人专门设立一个节日。这说明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视诗歌、崇尚民族文化的国度。”可以这么说,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但在当今的中国,我不敢与熟人提诗歌,更不敢提诗人……因此,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在这个伟大的时代,为什么不需要伟大的诗人?

我曾写过一篇《给诗歌一个答案》,其目的就是为了解答一些诗歌爱好者的疑问。但对于我自己而言,我心中仍然没有答案。比如,在现实生活中,为什么现代诗歌得不到人民大众的拥护支持呢?你与周围的人谈起诗歌或者诗人,为什么他们会觉得你是神经病呢?,现在的影视作品,为什么故意损坏“诗人形象”?……这些都让我很疑惑,并引起了我对这些问题的思考。

端午节,也是中国的“诗人节”,我想就围绕“伟大时代”和“诗人”及“诗歌”谈谈自己的一些想法,一方面希望能与大家交流一些对当今诗人及诗歌的看法,以解开我心中的疑惑;另一方面希望大家能进一步理解中国诗人及诗歌,以重塑中国诗人在大众心中的形象,从而重振中国诗歌精神,为中国的文化复兴作出贡献。

中国文学的起源是《诗经》与《楚辞》,说明中国文学的最初样式便是“诗”。为什么会首先出现诗?人们为什么需要诗?因为诗歌的最原始功能就是“发泄功能”。试想,当时的人们除了劳动,很少有一些娱乐活动,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他们中间出现了诗人,他们根据当时的现实写出了诗,不仅可以读,还可以唱。就这样,诗歌开始在人群中流传。在当时来看,诗歌相当于现在的“流行歌曲”,诗人相当于现在娱乐圈的明星。

“五四”之后,中国诗人开始对“新诗”进行探讨,从胡适的《尝试集》开始,中国诗歌的方向便发生了偏离,主要是诗歌理论缺失引起的。因为在当时受“五四”新思潮的影响,否定了传统诗词后,传统诗词理论自然就失去原来的功用。此时,致力于“新诗”创作的诗人不得不从国外引用诗歌理论来构建中国新诗理论。然而,西方诗歌理论五花八门,足以让人眼花缭乱。此时,就出现了这么一个奇怪现象:一批一批的诗人成立一个一个小圈子,谁都不承认谁是诗歌权威。至此,中国诗歌理论的权威性慢慢褪色,诗歌也成为诗人小团体的精神追求而已。如戴望舒就是在那个年代产生的诗人典型,他的诗歌受晚唐温庭筠、李商隐和法国印象派诗人魏尔伦等的共同影响,他一直在中西文化的碰撞中而不能自拔,这就注定了他的诗歌理论具有复杂性及片面性。而在当时来说,他的新诗理论确实有其可取之处,然而片面的侧重西方诗歌理论,颠覆中国传统诗论,使其对新诗的理解只停留在革命上,而不是继承与创新的结合。简单来说,中国新诗的缺陷在于颠覆之后并未继承传统。新诗发展到现在,已经基本脱离了人民大众。

通过上面的简单分析,就可以为大家解答一些疑问了,为什么如今的诗歌得不到人民大众的支持呢?为什么现代诗歌得不到人民大众的拥护支持呢?因为现代诗歌脱离了人民大众,并不贴切真正的生活。现在所谓的“诗坛”也是与人民大众脱节的,如一些官办诗刊,完全沦为了少数“诗人”互相吹捧的场所。注意,这些少数“诗人”并非真正的诗人,只是打着诗歌的旗号为自己求名利的人。从一定程度上说,中国诗人在人民大众中的形象就是被他们损坏的。

那么,我们所处的伟大时代为什么不需要伟大的诗人呢?确切说,在市场经济大潮中,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从而引起于“拜金主义”的蔓延,使“金钱至上”的观念从经济领域泛化到一切领域。美国《世界日报》曾公布一项民调显示,在全世界23个国家中,中国、日本和韩国三国的民众最相信“金钱万能”,并列成为世界第一“拜金主义”国家,在金融危机之后尤为如此。在利益驱使下,“毒奶”、“砒霜果汁”等出现了;教授忍受不了寂寞了,开始商业化操作了;作家自甘堕落了,开始“下半身”创作了;明星陷入“多重门”了,开始“潜规则”了;“凤姐们”疯狂了,开始自我炒作了……从这些社会现象可以看出,“拜金主义”盛行的社会必然是一个物欲横流、人情冷漠、尔虞我诈的社会,是一个道德沦丧、信仰缺失的社会。

如果说“拜金主义”导致了道德体系缺失,那么,其也导致了价值评价体系混乱。比如,文学是非功利性的,但当下的“媚俗文学”却在叫嚣着,大部分写手打着文学的旗号做着生意。对一个诗人、作家的评价,不是基于作品,衡量一个诗人、作家是否成功,要看作家富豪榜。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多数作家为了追求名利,自然会放弃精神追求,如此势必失去自我,也失去了诗人、作家的独立人格。因此,一个社会失去了核心价值观的引导的时候,就容易导致评价体系混乱。

在这样的氛围下,也不缺乏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中国作协主席铁凝曾感叹:“我扪心自问,作为一个写作者,个人的写作配得上这个伟大时代吗?”易中天最近也刊文探讨“诗人”与“文人”的区别。其中一些观点我是比较赞同的,如文中提到:“真正的诗人,一定有真情感,也一定有真才华。这种才华,往往是天赋;他们的情感,则发自内心。文人呢?才也是有的,情就靠不住。因为文人‘本职工作’,主要是帮腔和帮闲。这就要帮得上,用得着,随时都能满足需求。皇上好大喜功,就写‘封禅之文’;皇上声色犬马,就作‘登徒之赋’。”由此看出,当今社会,需要的是“文人”,而不是真正的“伟大诗人”!

因此,要重塑中国诗人形象,重振中国诗歌精神。首先,诗歌必须回归,回归人民大众,回归中国诗歌传统,做到有破有立,实现古今融合;其次,要彻底改变当今诗坛的现状,官办诗刊要有人民立场,不能总把自己束之高阁,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再次,中国的诗人要有大胸怀、大情怀,不能总是自苦自怜,要把自己融入到这个伟大的时代,真正创作出人民大众喜爱的伟大作品;最后,以屈原的话结尾:“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重塑中国诗人形象,重振中国诗歌精神,任重而道远,但我愿继续坚守中国诗歌精神,上下求索中国诗歌发展新路!

作者:罗志渊

稿源: 天山网作者来稿 责编: 王树勤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